刺杀罗素兄弟大队

减肥,福华,ec,铁虫铁

如果你的cp出轨了(多cp,福华 ec,寡鹰,铁虫铁,锤基,奇异玫瑰,eb)

福华

        “What?”John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我。

        我顿了顿,说道:“如果Sherlock出轨了怎么办?”

       John顽皮地微笑道:“Sherlock不一直在出轨吗?”

       这次换我不可置信了,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John笑得更开心了,眼角泛起笑纹,笑得温暖而又幸福。

       我着迷地盯着他的眼睛。

       他说:“Sherlock早就和他的工作结婚了,他一直都在出轨啊!”

       他调皮地眨眨眼睛。

        “John。”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Sherlock正好回来了,手里还抱着rose。

        “Daddy!”rose兴奋地从Sherlock身上跑下来,投入John的怀抱。

         John接住了他的宝贝女儿,在她额头上烙印了一个吻。

        Sherlock微笑着看着他们,冰蓝色的眼眸中闪着光,他看着他的全世界。

        “John,还有我。”Sherlock不满地说道,旁若无人地撒娇。

        John站起身来给了Sherlock一个吻,rose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她金色的头发让她像个小天使。

        我叹了一口气,唉,这一家人啊,真是幸福的让人羡慕呢!


ec

        “额,这位小姐,你都盯着我看半天了,你不是来采访我的吗?”查尔斯无奈地看着面前差点对他流口水的我。

        “哦!好的,教授。”我终于醒过神来,他也太好看了吧,我敢保证如果查尔斯不提醒我的话,我的哈喇子就要流出来了,我可以盯着他看一整天!不,是一辈子!

       “请问您,如果艾瑞克出轨了您会怎么办?”

       “艾瑞克出轨?”查尔斯想了想,他大海般的蓝眸流转出光辉。

      我的哈喇子真的要流下来了!

      “我大概会原谅他吧。”查尔斯笑着说道。

      我擦了擦嘴边的口水,不可置信地说道:“就这么原谅了?”

       “我可以脑他去金门大桥跳舞,跳到我满意了就原谅他。”查尔斯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哇啊啊啊,美人想干坏事都那么好看!!!”

       “喂,你盯着查尔斯看什么?”一个男声响起。

        艾瑞克穿着一身黑色大衣,里面一件同色高领毛衣,俊美的像神话里的天神。

        他来到查尔斯身边,温柔地捏着查尔斯的肩膀。

         “妈呀,这什么神仙颜值,什么神仙爱情,两人在一起像画一样,看都看不厌!”我心里想,这次真的大饱眼福了。

         结果我还没看一会儿,就被万磁王拎起来丢在金门大桥上挂了一天。

        但是我不管,这对cp我站定了!

        “你别那么粗暴的对人家,她只是来找我做个访谈。”查尔斯温柔地说道。

        “谁让她一脸痴相地盯着你看!”艾瑞克不爽地说道,他才不想让别人看查尔斯呢!

        作者表示,你自己不是一脸痴相吗?你还剪了个脑内mv!


寡鹰

        “你开什么玩笑,nat会背叛我出轨?”克林特不可置信的说道。他正在擦拭弓箭,手臂肌肉鼓起,那个肌肉线条,我觉得我死了。

        “我是说如果……”

        “如果也不可能,nat是最爱我的!我也是最爱nat的!”克林特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觉得我快被他眼里映出来的爱意闪瞎了。

         “克林特,这位是?”一个红发女人从训练场另一边走了出来。

        她的声音沙哑性感,我听着耳朵要怀孕了。

        “哦,nat,她说她是一个网站的同人写手,要来采访我们,她已经采访完了隔壁x男和住在221b的那两口子了。”

        克林特像是想起来什么,对我说:“我觉得你可以去采访一下IMF的首席参谋和他老公,说不定会很惊喜。”他坏坏地笑了。

        我觉得我又死了,为什么超级英雄的颜那么好看!

        “你就不怕你哥和那个特工揍你?”娜塔莎丢给他一个白眼,把目光转向我。

         我被她看得面红心跳,不愧是复联总攻,这个气场……我觉得我要爱上她了。

         额,我见一个爱一个……

         “那你采访完克林特了吗?我要和他去度过一段私人时间。”娜塔莎笑着说道。

         emmm,那笑容,让我觉得我要说没有,她会掏出她的寡妇蛰……

         “采访完了,完了,我现在就走。”我急忙地逃遁了,走之前还不忘偷看一眼。

         在我的余憋中,我看到娜塔莎笑着牵着克林特的手走出去。

        太甜了吧,神仙组合,女A男O吗?!!


铁虫铁

        “什么?Mr.Stark才不会出轨。Mr.Stark是天下最好的,他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Mr.Stark可厉害了!Mr.Stark……”彼得·帕克滔滔不绝的说道。

        我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我只问了他一个问题,然后他就开始了滔滔不绝的铁吹。

        这傻孩子,得多喜欢一个人才能满眼都是他的好啊。

        彼得白皙的脸颊有些发红,他说得很兴奋,漂亮的眼睛里有星星,那是托尼·斯塔克。

       “额,抱歉,我说的太多了,但是他真是是一个很好的人!”彼得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宠溺地看着他:“没事,你继续说,我听着。”

         彼得害羞地笑了笑,又开始说Mr.Stark的好。

          我微笑着听他说,在心里记下他说了多少个Mr.Stark。

          “hey,这位小姐,你在和我的kid说什么?”

           一个金红金红的身影从天而降,我突然想起来克林特给托尼取得什么“小金人,红彤彤,金闪闪”等绰号。

        托尼脱下盔甲,坐在沙发上。

        他焦糖色的大眼睛看着他的kid。

        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的侧脸和卷翘的睫毛,太好看了吧,这个男人为什么越老越帅!

        “Mr.Stark,这位小姐只是来做个访谈。”彼得乖乖地说道。

        “哦?什么访谈?”托尼淡淡地问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看着彼得乖乖的样子,我感觉我完了。

         果然,彼得眨巴着他漂亮的眼睛说:“她问我如果您出轨了怎么办?”

        “嗯?贾维斯!”托尼用他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睛盯着我,我觉得我看到了杀气,但是这双眼睛看着我,我想我死也值了!

        我又被丢出去了,贾维斯还比较温柔,他用机械手把我丢到了楼下。

        “kid,你听着,也许我之前的事迹不太好,但是现在我爱上了你,我永远都不会出轨,我爱你!”托尼认真地说道。

        彼得在他澄亮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只有他,没有别人。

        “Mr.Stark,我也爱你!”


锤基

        由于本人这种中庭蝼蚁去不了阿斯加德,看不了神兄弟的美貌,我深表遗憾。

       但是听说索尔从彼得那知道这次访谈,他回家兴冲冲地对洛基说道:“弟弟,如果我出轨了,你会怎么办?”

        洛基淡淡地用眼神一瞟,手里银光一闪,宫殿里传来了索尔的惨叫声。


奇异玫瑰

        由于索尔的作死,我被邪神惦记上了,他找了一个机会把我传送到了奇异博士的圣殿中。

        而我以一种奇丑的姿势掉在地上的时候,奇异博士正抱着罗斯探员亲吻。

        我觉得我来的很不是时候……

         罗斯探员突然听到一声响,然后他一脸懵逼的看着同样一脸懵逼的我,红着脸从奇异博士身上下来。

        我的妈呀,好可爱,和John一样的小可爱。

        奇异博士以一种不善的眼神看着我,手里已捏起法决。

        “等一会,我是来做个采访的!”我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

        “采访?洛基把你丢在这干嘛?”奇异博士皱着眉看着我,那个邪神又在搞什么鬼?

        “我想问你一下,如果你喜欢的人出轨了,你会怎么……”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奇异博士一个光圈传送走。

         隐约间听到一句话“小玫瑰不会的!”


eb

        我又一脸懵逼的出现在了一个地方,当我从眩晕中缓过神来时,几把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我,把我吓个半死。

        “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为首的传奇特工说道,英俊的脸上满是戒备。

        他旁边还有一人,和克林特长得一模一样,得,奇异博士直接把我传送到IMF了。

        “额,我是一个普通网站同人写手。”我颤抖着说道,黑压压的枪口仍然对着我。

        “头,查到了她的身份,是个网文写手,最近采访了复联成员,应该是被奇异博士传送来的。”

         “对,对,对,我就是被他传送来的。”我慌忙说道。

        他们搜了我的身,确定我没有危险性,放开了我。

        Brandt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你采访了克林特?”

        “对,他说让我来采访你……”我弱弱地说道,虽然他和克林特长得一样,但是刚刚的枪口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

        “他让你采访我什么?”

        “额……如果你的爱人出轨了你会怎么办?”

        Brandt的脸色瞬间变了,他顿时觉得那边正在指挥benji做事的传奇特工看起来特别让人不爽。

        “那可以放我走了吗?”我看着他的眼神不对,想溜了。

         “你走吧。”

         我顿时喜大狂奔,一溜烟跑的没影了。

         我比较想知道,奇异博士为什么会知道IMF传奇特工和首席参谋的事。

        后来我从克林特的口中得知,IMF的首席参谋和CIA的罗斯探员因为一次任务相识,他们是闺蜜……

        至于我采访他们的后续事件,听克林特说他们打了一架,然后打着打着打到床上去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婚外情

(心血来潮的小短篇)

婚外情

         “John ,John?”

         “oh,Sherlock,怎么了?”

         “John,你刚刚眼神放空,手指不自觉的放在嘴边,我叫了你几声你都没回答。”Sherlock说道。

         他正在做实验,一转头看着他的金发室友直愣愣地看着被子,双手撑着脸颊,脸上肉鼓鼓的,像只小仓鼠。

        “啊,Sherlock,我没事,我只是在想事情。”John回答道。

        他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这个问题,自从Mary死后,他们两个确定了对方的心意,他现在在想,他是什么时候爱上Sherlock的,好像是在Mary之前,那他算是婚内出轨了吗?

       “在想什么?Mary?”夏洛克平静的声音响起。

       “嗯……我在想,我很早之前就爱上你了,所以我和Mary在一起的时候我算出轨了?”John说道,深蓝色的眼眸中泛着一丝苦恼。

        “原来是在想这个”Sherlock心想道,他要怎么开口安慰他的小军医呢?

        “John,别苦恼,那是金鱼们做的事情,按照你这么说的话,我也出轨了。”Sherlock认真地说道。

       “你?”

       “对,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跟你说我和我的工作结婚了,可是我爱上了你,所以我们算是婚外情。”Sherlock说道,温柔地看着他的室友。

       John淡淡地笑了,Sherlock也笑了,他放下实验,轻轻地拨弄小提琴。

       琴声和爱意回荡在221b中……

    


当他们和另一个自己相遇

当他们和另一个自己相遇(沙雕文)

福华,锤基,奇异玫瑰

        “所以 ,你是个魔法师?”Sherlock看着从天而降穿着奇怪红披风的马脸人说道。

         “我是斯特兰奇医生。”马脸人说道,他也很有兴趣的打量着面前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奇异……博士?这可真是个好名字。”Sherlock毫不留情的嘲笑了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怪人,开玩笑,这名字还能再奇怪点吗?他并不害怕眼前的人伤害他,甚至他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奇异博士忍住想打他的冲动,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Sherlock,无非是某个邪神为了报复他上次的行为,偷偷把他的悬戒弄坏了,他就被稀里糊涂的传送过来了。

        oh,shit!他今天还想去找罗斯探员呢!

        Sherlock挑挑眉,奇异博士的红披风围着Sherlock转来转去,“它一直都这样?”

        “不,”奇异博士否认道,“这说明它很喜欢你。”

        “所以,按照你的说法,这个宇宙有很多平行世界,而你是另一个世界的我?”Sherlock问道。

        为什么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品味那么差,还钟爱红披风?

        “是这样没错。”奇异博士说道,他也搞不明白,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是理发钱都没有吗?为什么要留着一头乱糟糟的卷发,看上去傻透了。

        “那你说的罗斯探员呢?是另一个世界的John?你喜欢他?”夏洛克敏锐地说出自己的猜测。他真想知道另一个世界的John的是什么样子。

        “应该是的,我很喜欢他,就像你喜欢你的John一样。”奇异博士说道,神色里透着温柔。

        “哦~,那目前来看,你还没有追到他对吗?”夏洛克略有些挑衅地说道,看见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吃瘪可是一件趣事。

        “是!不过快了。”奇异博士没好气地说道,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为什么如此欠揍?都赶上那俩神兄弟了。

        “快了?我和John可是第一次见面就决定同居了。”夏洛克的眉眼里都透着……嘚瑟……

       “我好想揍他!”奇异博士想,“另一个世界的小玫瑰是怎么忍受他的?”

        突然,隔壁传来一阵响动,夹杂着难以言说的声音。

        夏洛克神色谈谈,已经习以为常。

        奇异博士好奇地张望着。

        “不用担心,隔壁的金鱼兄弟在做爱,他们总是喜欢这种运动,并热衷于发出很大的声音。”夏洛克说道。

        “兄弟?”奇异博士想到了那对神兄弟,“什么样子的?”

        夏洛克翻了个白眼,“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金发男人和他发际线奇高的弟弟。”

        “都是金发,还是我的John可爱。”夏洛克想道。

        “世界都这么巧合了吗?另一个世界的神兄弟竟然是另一个自己的邻居?他们居然还在一起了?!”

       奇异博士突然感觉到自己很悲催,另一个世界的他们都在一起了,他还没追到他的小玫瑰呢!

        这时,奇异博士的魔戒发出了炫目的光,魔戒可以使用了。

        “你要走了?”夏洛克问道。

        “是的,我还要去追我的心上人呢!祝你和John幸福!”奇异博士说完和夏洛克对视一笑,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笑得满是褶子。

        “Good   lucky!”


        “loki,loki!”索尔一进寝殿门就大叫道,他的脸上充满兴奋。

        “叫什么,我在。”洛基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他的腰现在还痛呢!这个始作俑者居然毫不在意的去找中庭那个蝼蚁法师了!那个马脸法师有我好看吗?!

        “loki,我刚去找奇异博士了,他告诉了我一件事情!”索尔兴奋地说道,一张英俊的脸硬是笑出一种地主家的傻儿子的感觉。

        “告诉你什么?你也不是奥丁亲生的?”洛基不在意地说道,手里把玩着那把捅肾小刀。

        “才不是呢!我以奥丁的胡子起誓我绝对是奥丁亲生的!”索尔说道。

        洛基斜眼看了看索尔傻大个的样子,淡淡的说:“你上次头发被剃也是这样说的。”

        “呜呜呜……底迪你不爱我了,你为什么要提那件事!”索尔委屈地说,像只大型金毛。

        “说吧,到底和你说了什么?”洛基翻了个白眼说道。

        “上次你不是弄坏了奇异博士的悬戒吗?然后他传送错了位置,传送到另一个世界他的家里了,他在那儿见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他还说另一个世界的我们就住在他的隔壁!”索尔兴奋地说。

       “这简直是太酷了,见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我觉得另一个世界的我也一定英俊神武!”

        “他见到了他自己,马脸对马脸吗?开什么玩笑,另一个世界的我怎么会和蝼蚁做邻居!”洛基说道,他实在不能想到他和索尔住在马脸魔法师的隔壁的样子。

        “loki,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奇异博士给了我一枚悬戒,上面有附加的魔法传送,够我们一来一回了,我们去看看吧!”索尔拿出了那枚悬戒,在神域略显昏暗的灯光下闪着绿色的光。

        “他什么时候这末好了?我弄坏了他的悬戒,他还给了你一个?”洛基疑惑道。

        “我不知道,不过我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和罗斯探员在一起。”索尔回答道,丝毫没有想到自己打扰到别人了。

        洛基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傻大个什么时候才能长点心,被嫌弃打发回来了都不知道。”

        “loki,我们去吧!”

         洛基点了点头,把手放在悬戒上,悬戒发出淡绿色的光,浮现了一个光圈将他们笼罩在内,嗖的一声,两人都不见了。


        “额,Sherlock,他们两个是谁?”John刚在厨房做饭,当他出来时,发现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Sherlock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抚着小提琴,神色略复杂的看着面前两人。

        奇装异服,还戴着刺眼的红披风,不用说,又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

        “特纳兄弟?你们在玩变装吗?额,据我所知,现在离万圣节还有几个月吧!”John走到了Sherlock身边,看清了两人的脸。

        “请问这里是?”金发男人声音低沉,旁边的黑发男人一脸不屑地打量周围。

        “贝克街221B”

        “你是另一个世界的奇异博士?”索尔看着眼前的卷毛男人,这马脸……应该找不到第二个了。他旁边的小个子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罗斯探员了,他俩是一对儿。

        “是,你们是在找另一个世界的自己?”Sherlock说道,手里波动了一下小提琴。

        “What?你们在说什么?Sherlock,另一个世界?”John一脸懵逼地听着两人的对话。

        隔壁又传来一阵响声,“oh,天啊,又来了!”John仰天叹了口气,坐到了沙发上。

        “另一个世界的你们在隔壁,自己去看,记住,最好不要被人发现。”Sherlock不耐烦地说道,这两个不速之客打扰到他和John了。

       “额,thanks。”洛基随即施了个隐身咒,在这个没有魔法的世界别人看不见完全不成问题,他和索尔飘到了隔壁的阳台上。

       Sherlock花了一些时间和John解释这件事。

       John听了好一会儿,才说:“所以另一个世界的你是个魔法师,我是个CIA的探员,他们也像我们一样在一起了?”

        “对。”

        John微笑着和Sherlock交换了一个吻,“这真的是太酷了!”

        另一边

        洛基总算明白Sherlock为什么要他们不被人发现了,这发现了还不得吓萎吗?!

        “索尔,那个马脸居然不告诉我们他们在做这种事!!!”洛基咆哮道。

        他看着另一个世界的索尔和自己不停地亲吻,从沙发到卧室,他甚至能听见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甜腻的呻吟声!

        “额,loki,他们俩和我们俩是一样的关系……”索尔说道,这简直是太辣了,他才不会承认他脑子里已经开始有颜色了。

        “我看到了!我还没瞎!”洛基咬牙切齿地说道。另一个世界的他们动静更大了。

        “走啊,还看个什么,回去找马脸法师算账!”洛基气急败坏地说道。

         他们一传送回来,就马不停蹄的去圣殿找奇异博士,结果圣殿的大门紧紧关闭,王刚从外面回来说:“奇异博士追到了罗斯探员,现在正带着他度蜜月呢!”

        “loki,别生气,其实我觉得另一个世界的我们姿势不错的,我们还没尝试过呢,要不要今晚……啊!”索尔话都没说完,就被洛基捅了一刀。

        loki的怨念几乎都要凝成实质了,“奇异博士!”

        还在度蜜月的奇异博士打了一个喷嚏,“怎么了?”罗斯探员问道,深蓝色的眼睛里澄澈透亮。

        “没事。”奇异博士笑道,低头吻住了他的小玫瑰。


多cp,来大姨妈那些事儿(寡鹰,铁虫,微量贾尼,福华,ec,锤基)

如果男性也会来大姨妈……

(沙雕文,多cp,其实就想他们被人宠着!)

        “Nat……”克林特嚎叫道,他的脸色苍白,双手死死的抱住一个枕头,蜷缩在沙发上。

        “别喊我,喊了也不管用,”娜塔莎没好气地说道,这家伙昨天就来大姨妈了,竟然还跑去执行任务,活该!疼死他!

        “Nat……”克林特又拖长了音调,声音沙哑还有一一丝痛楚,暗蓝色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娜塔莎。

        “别拿狗狗眼看我,知道自己错了吗?”娜塔莎抬头看了看他,心里有些不忍,手里继续忙活自己的事。

       “nat,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的肚子好痛,我想吃小甜饼……”克林特可怜巴巴的,他知道娜塔莎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到现在都没怎么理他。

        娜塔莎听着他的声音更心疼他了,把手里刚泡好的姜汤红茶递过去,摸了摸弓箭手暗金色的短发。

        “把这个喝了才可以吃小甜饼,只准吃一块!”

        “nat,这个不好喝……”

         “听话!”


铁虫铁

        “Mr.Stark?您没事吧?”彼得看着小胡子的男人蜷缩在床上,双手死捂着腹部,额头上全是冷汗。

        彼得有点害怕,他不知道斯塔克先生现在是怎么了。他和斯塔克先生正在讨论关于新战甲的问题,斯塔克先生突然就疼得倒在床上了。

        “kid,我没事,贾维斯。”托尼安慰彼得说道,小孩的脸色看起来有点不好。

        一个机械手伸过来 拿着一杯刚泡好的红糖水,里面还有些枸杞。彼得连忙把红糖水喂给托尼喝了。

        托尼喝了红糖水之后脸色好了很多,头上出的虚汗也变少了。

        “额……Mr.Stark,您刚刚怎么了?”彼得认真的问道。

        “Oh,kid,你不知道?你难道没有来过吗?”托尼惊讶地说道,焦糖色的大眼睛挣得更大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不是应该已经来过大姨妈了吗?

        彼得天真地摇了摇头,梅姨从未跟他讲过这些。

        “Oh,shit!”托尼被难住了,他要怎么和一个孩子解释大姨妈?他的巧舌如簧也发挥不出来了。

        “emmm……kid,这是一种生理反应,科学上叫生理期,是每个男人都会经历的,额,会出现一些不好的情况。”托尼想了想,也只能和彼得这样解释了。

        “那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这种生理反应呢?”

        “kid,人和人之间是不一样的,就像我比绝大多数人聪明一样,有些人发育早,有些人发育晚,你应该就属于发育晚的,你很健康。”托尼解释道,他现在感觉肚子好多了。

        “那不好的情况是像您这样痛吗?”彼得问道,托尼的痛苦表情吓到他了。

        “额……”托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当然不是,帕克先生,只要您不经常熬夜通宵地做实验,不吃过量的甜食,不摄入过多的咖啡因,也不要在生理期前期去参加宴会喝很多酒 您就不会这样了。”贾维斯冷静的说道,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不过彼得在他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埋怨?

       “贾维斯!”


锤基

        洛基现在心情很不好,他来大姨妈了,索尔也来了。

        但!是!那个傻缺神为啥一点儿也不疼,还跑去城外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洛基也不懂为啥他和索尔的生理期会一起来?阿斯加德的老医生表示是因为他俩经常腻歪在一起,激素互相影响,生理期的日子就变得一样了。

        洛基很怨念,“一起来也就算了,为什么只有他疼,索尔那个傻大个儿一点感觉都没有?”

        “难道肾被捅多了来大姨妈会不疼吗?”

         正想着,洛基口中的傻大个推门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杯红色的不明液体。

        “loki,快把这个喝了,我刚去外面采的红果 给你泡了杯茶,母后说这个治痛经最好。”

洛基看着他把那杯茶递到自己面前,茶晶莹剔透的,上面冒着热气,看上去很温暖。

       “这个傻大个,有时候还有点用。”洛基想到,将那杯茶一饮而尽。

        “对呢,弟弟,听说这个还可以生发哦,这样你就不用戴头盔遮发际线了!”索尔兴奋地说道,弟弟一定会夸他的。

       “你给我滚!”


福华

        “Oh,shit!sherlock,你忘记你来生理期了吗?你怎么可以两天不吃东西!”John咆哮道。

        他觉得他要被自己的室友逼疯了,生理期了还不吃饭到处跑去查案,能不能给自己省点心?

        “John,我感觉很好,而且是一天又18个小时3分,哦,现在4分了,没到两天。”Sherlock懒懒地看着他的室友。嗯……生气的样子很可爱。

        John抬头望着天花板,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不能揍他,他生理期来了。”

        John转身认命的去给Sherlock做饭和冲红糖水了。

        Sherlock看着厨房John忙碌的身影勾了勾唇角。

        这种被人关心惦记的感觉还不算糟糕。



ec

        “查尔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艾瑞克说道,声音听起来可怜极了。他看着床上裹着被子的一小团东西动了动,没有吭声。

        艾瑞克现在简直是欲哭无泪,查尔斯来大姨妈了,脾气很不稳定,连学生都感觉到这两天温文尔雅的教授笑容的变少了。

        事情归根于今天早上起床时,艾瑞克看着查尔斯反光的光头嘴抽的来了一句:“真怀念你当初当然样子。”

        查尔斯当时脸就黑了,“你是说我现在丑了?你不喜欢了?”

        “没有,查尔斯,我真没有!”艾瑞克连忙解释道。

       查尔斯哼了一声,钻进被子里裹成一团,任艾瑞克怎么道歉也不出来。

        “查尔斯,我真没有,你现在也好看,虽然还是有头发好看些……”艾瑞克眼见哄不出来了,干脆开始疯狂作死。

       “艾!瑞!克!”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被窝传来。

       今天万磁王又惹x教授生气了吗?

       “对啊!”泽维尔天赋学院的所有人回答道。

        威风凛凛的万磁王在学校的操场上跳了一整天的脱衣舞呢!


一分钟时间和对方告别

(多cp,上课时瞎写的)

寡鹰

        “克林特,别哭了,我现在,至少现在和你说话我还是好好的,我这一生罪孽太多,手上沾着太多鲜血,可是我觉得老天对我挺好的,我遇到了你,你把我带进神盾局,遇见了尼克·弗瑞那老秃头,也让我遇到了托尼他们,我拥有了一个家,我很开心,谢谢你们!”

        说完,娜塔莎纵身往下一跃。

        他看见他的红发姑娘孤零零地躺在岩石上,她睡着了,他再也不会醒来了。


铁虫铁

         “kid,你把我抱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你应该高兴,我没有老成老头子那样生活不能自理之后再死,我还是带着我这张英俊的脸去死的。kid,别伤心,只可惜我看不到摩根长大了,她一定会是个很漂亮的姑娘,会有很多坏小子追她的。还有你,我看不到你成长卫衣一个英俊的男人了,不过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追你,就像年轻的我一样,不过我年轻时比你帅,当时追求我的姑娘可多了……”

        “托尼,你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彼得哽咽道。


ec

    查尔斯血流的太多,已经不能说话了,艾瑞克摘下了他的头盔,只听见一句“我爱你”,然后查尔斯永远闭上了他蔚蓝大海般的眼睛。


福华

        “不,不,John,别闭上眼,没事的!”夏洛克焦急的说道。

        他们在追捕一个逃犯,谁知道那个该死的逃犯竟然掏出一把枪,John为了救他,被一颗子弹穿心而过,夏洛克看着John倒下,他的心也仿佛被一颗子弹穿过。

        John什么都没说,他对夏洛克太熟悉了,夏洛克可以轻易看穿他的任何想法,除了John爱夏洛克这件事。

        他就这样看着夏洛克,夏洛克很焦急,渐渐地夏洛克也不焦急了,他们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对方,他们的全世界。

        John感觉自己没了力气,整个人向上漂浮,“oh,我要死了吗?”他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了,他感觉到夏洛克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唇瓣,额头,鼻子,最后在他耳边说了一句,“John,我爱你!”

         只可惜John再也不会回答夏洛克了。

  

锤基

        索尔慢慢地向地上的洛基爬去,他心爱的弟弟,阿斯加德尊贵的小王子被人像破布袋子一样扔在地上,而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

        “loki!loki!”洛基的身体还是温热的,索尔一直都知道洛基很好,冰冷的邪神内里是一颗柔软滚烫的心脏。

        “loki,别睡了,快起来,我们一起重新建设阿斯加德,你说过新的阳光会照耀阿斯加德的,不是吗?”索尔哽咽说道,他可以把一切给洛基,只要洛基喜欢,他的命也好,阿斯加德的王位也好,都可以,一切东西。

       可是洛基再也不会睁开他碧绿的眼瞳,嘴角勾起一某玩味的笑,开始进行他的恶作剧了,不会笑着喊他哥哥了。

         对呢,他们之间还差一个拥抱,为什么,为什么总是到失去才懂得珍惜?


五次娜塔莎觉得克林特是gay,一次克林特求婚了(下)

(本来还想说让寡鹰在一起,后来觉得在什么一起,直接结婚!!!)


第四次


娜塔莎发现克林特最近有些躲着她,平时在见她在客厅里也不去找她,除了每天必要的训练外,她几乎见不到克林特。

       这天,她结束训练后,希尔悄悄的对她说

       “你和克林特怎么了啊?”

        “我和他挺好的,为什么都来问我?”娜塔莎回答道

         最近克林特的状态不好,一堆人跑来问她克林特怎么了。

         “难道你和克林特不是在交往吗?!”希尔惊讶的说,她一直以为神盾局这两个高级特工自产自销了。

         “没有啊,我怎么会和克林特交往,他不是gay吗?”娜塔莎说道。

         “天啊,你怎么会这么想?克林特喜欢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好吗!”希尔说道,内心恨不得咆哮起来 。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喜欢我?”娜塔莎说完这句话就扔下希尔走了。

         她喜欢克林特她一直都知道,但是克林特怎么会喜欢她?不可能的,克林特喜欢那个死阔佬都不会喜欢她,他们只是普通同事。

        之后的日子克林特还是躲着娜塔莎,但是她发现克林特总是和托尼还有浩克腻在一起。

        果然克林特还是个gay

        虽然之前希尔的那句话让俄罗斯女特工的心墙撕开了一道裂口,但是这道裂口又隐藏了起来。

        托尼和克林特关系一直不错,她之前还怀疑过他俩是一对儿。

        但是浩克也太喜欢克林特了吧,他会想让班纳放他出来和克林特玩,会把克林特放在肩膀上和他一起看电影,这几乎是她见过浩克脾气最好的时候了。

        曾经还有一次,经过一次重要的战斗后,大家都早已筋疲力尽了,克林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浩克轻轻地用它巨大的手掌拿了一块毯子盖在克林特身上,然后在他旁边也睡着了。

        一个巨大的庞然大物旁边有一个小个子男人圆圆的脸,场景很是温馨。

        所以娜塔莎更觉得克林特是gay了,而且她还不知道克林特到底喜欢谁,是阔佬还是浩克?

       

第五次

        “唉,铁罐,你说我怎么和nat告白啊?”克林特苦恼地说道。

        他想这事想了很久,和铁罐也在一起讨论了很久,为了这事怕娜塔莎看出他的计划,他甚至躲了娜塔莎一段时间。

       “得了吧,小鸟,你要不和我在一起算了。”托尼说道。

        “别开玩笑了,死阔佬。”克林特说道,托尼经常开这种玩笑,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已经买好了戒指,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跟nat表白……”克林特很苦恼。

        他喜欢nat很久了,但是nat没有表现出一点喜欢他的样子,这让他对自己的魅力深感受挫。

        “我认为你应该去订一个高档餐厅,然后和她吃一个美好的晚餐,之后再向她表白。”托尼说道,这是他追女孩的一贯套路。

       “铁罐,nat可不是一般的女孩”

        “但是表白不都是个样子的吗?”托尼问道。

        “你说的也是,贾维斯”

         “已经为你订好了餐厅,巴顿先生。”贾维斯磁性的声音响起。

        “好的,谢谢!”

        托尼听着克林特和贾维斯的对话,感觉不对,“小鸟,你什么时候和我的管家混的这末熟了!”

       “sir,是您上次喝醉了,开启了巴顿先生的最高权限。”

       “哈哈,铁罐,这你可不能耍赖”克林特笑道。

        看见铁罐吃瘪是他一向的乐事。

        他开始期待晚上的晚餐了。

        可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复仇者们接到紧急任务,捣毁九头蛇的一个大型根据地点。

        任务完成的很出色,但是克林特悲催的发现他早就错过了那家高档餐厅的晚餐时间,他的计划泡汤了……

        众人回到复仇者大厦休息,克林特紧紧的拿着他的弓箭,戒指在最后一支箭的箭头里。

        他不能再等了,他咬咬牙,朝着娜塔莎射出一箭,射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托尼看着自己的大厦墙壁上一个洞 挑了挑眉,这笔账一定要记在小肥鸟身上!

        “克林特?”娜塔莎疑惑道,她当然看得出克林特这箭不是为了伤她。

        克林特深吸一口气走到娜塔莎身前,拔下那支箭,单膝下跪。

        “nat,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克林特颤抖着说完,坚定的抬起头看着娜塔莎。

        娜塔莎脸色毫无变化,心里暗涌。

        “所以……你不是gay?”

        “额,我为什么是gay?我喜欢你啊!”克林特懵了,这不是预想的样子啊,原来最坏的打算就是被拒绝。

        围观的复联群众突然发出一声爆笑。

        “所以,你一直认为克林特是gay?”班纳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他怕太激动,把浩克放出来了。

        “对啊,他难道不像个gay吗?”娜塔莎笑着说道。

        “天啊,nat,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可是个钢铁直男好吗?况且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你啊!”克林特几乎都要吼出来了。

        他以为他已经表现的够明显了,nat不回应他,原来他这么久一直被误会是gay!!

        “emmm,说实话,小鸟,我也觉得你挺gay的,我当时还考虑过要不要弯了”托尼说道,他挺喜欢克林特的。

        “nat,我不是gay,我喜欢的是你,我们在一起吧!”

         大家都屏住气,紧张的看着娜塔莎的反应。

         “既然你不是gay的话,那我答应了。”

          俄罗斯女特工眉眼笑的弯弯的,红发碧眼甚是好看。

           太好了,太好了,nat答应我了,克林特的心怦怦的跳,特工多年来的技能也平复不下来。

          他没有起来,而是继续跪着,托尼给克林特使了个眼色。

         娜塔莎感到奇怪,都已经答应他了怎么还不起来? 

         她伸出手想把克林特拉起来,克林特握着她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从箭头里掏出了那个戒指,暗蓝色的漂亮眼睛里满是虔诚。

         “现在,娜塔莎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克林特说道,他的声音低沉沙哑,眼睛里满是认真,娜塔莎觉得这是她平生中见到的最好看的一双眼,她轻易就被蛊惑了。

         “nat,我想给你一个家”

          娜塔莎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在她人生旅途中,克林特是对她最好的人,她也想和他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

        “我愿意,巴顿先生”

        那枚小小的指环套进了女特工经常持枪的手,现在它们都在另一个人的宽厚掌心里。


五次娜塔莎认为克林特是gay,一次克林特求婚了(上)

(寡鹰,铁鹰,微量绿鹰)


五次娜塔莎认为克林特是gay,一次克林特求婚了。

第一次

        娜塔莎觉得克林特很不一样,她刚开始见到克林特时,她认为神盾局也太没有品味了,没有人会穿着一身基佬紫的紧身制服跳上跳下,像一只蹦跶的小肥鸟。

        “他是个gay吗?”她想。

         没有哪个直男会喜欢穿着无袖的基佬紫紧身制服,将他性感的手臂暴露在空气中。

         oh,这制服的裤子布料简直该死的紧身,紧紧的贴在肥鸟的翘臀上,那线条真的太过突出了,以至于总有男人盯着他的屁股看。

       第一次见面,娜塔莎认为克林特是个性感淡淡男人,但是他是个gay。


第二次

        现在,娜塔莎就觉得克林特很gay。

        他们现在正在执行任务,克林特这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把通讯器换成了一个喉麦,配上他暗金色的短发,像一只戴上项圈的小野猫。

        娜塔莎看着他的喉结顶着项圈一动一动的,黑色的喉麦环绕在白皙的皮肤上,这简直是太色情了。

        克林特双眉紧蹙着,他脸上的肉都挤到了一起,暗蓝色的眸子专注的盯着前方。

        娜塔莎觉得他真的特别像电视上的那只暴躁猫,让人想揉一揉。

        前方情况发生了变化,一切按照他们预想的进行。

        克林特紧锁的眉头松开了,他咽了口口水,喉麦被喉结顶起,他伸出舌头缓缓舔湿干裂的嘴唇,舌尖圆润的在唇上划一圈然后消失不见。

        “oh,这简直是太辣了”娜塔莎想。

         “他一定是个gay!”


第三次

        娜塔莎第三次觉得克林特是gay是复仇者联盟成立之后了。

        那天她执行神盾局单人任务回来,在客厅里见到了克林特和那个死阔佬。

        他们两个依偎在沙发上,地上全是他们吃完的零食包装 。

        阔佬把手放在弓箭手结实的大腿上,弓箭手把头靠在阔佬的肩膀上,黑色短发和金色短发交接在一起,两个男人圆圆的脸看上去很是可爱。

        “但这依然不能阻止他俩是gay。”娜塔莎想。

         “hey,nat,任务顺利吗?你要吃点什么吗?”克林特问道,从阔佬身上站起身来,拿着他的小甜饼盒子送到娜塔莎面前。

        “这是我费了好大劲才守护住的,铁罐儿都要给我吃完了!”

         一旁的托尼冲着娜塔莎挑挑眉,谁吃的多都心里有数。

         “不了,我刚执行完任务,去洗一下”娜塔莎无奈的看着男人圆圆的脸,伸手捏了一下,手感不错。

        “你又吃了多少小甜饼,又长胖了”

        克林特的表情瞬间变得委屈,狗狗眼湿漉漉的,“不是我,是铁罐吃的”

        娜塔莎知道他这表情又是装出来的,可是她吃这套啊,谁让她喜欢狗狗眼呢?

        “肥鸟,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你抢了我多少甜甜圈!”托尼说道,小胡子一翘一翘的。

        “谁是肥鸟,铁罐!”

        “好的,莱戈拉斯”

         ……

         娜塔莎无奈的看着他俩争吵谁吃的多到了对对方的外号轰炸。

        她上去一人一个过肩摔,两个人就老实了。

        她更感觉克林特和托尼·斯塔克这位死阔佬有一腿了,话说,为啥喜欢吃甜食的屁股都那么翘?


我爱你不止三千遍

(摩根视角)

        我叫摩根·斯塔克。我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爸爸。可是妈妈告诉我,爸爸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还有那个红头发的漂亮阿姨。我知道他们回不来了,全世界都在宣告托尼·斯塔克是一个很好的人,他用自己救了全世界,他是一个伟大的人。

       可是我知道我的爸爸并不像他们说的那样伟大,那样无畏。他很喜欢吃甜食,甜甜圈是他的最爱。当妈妈禁止他吃太多甜食时,他的小山羊胡子会一翘一翘的,眼睛里满是不舍,最后在妈妈的眼神威压下,依依不舍的放下了。在妈妈走后,又会偷偷地拿起来继续吃,还眨巴着眼对我说:“嘘,这是个秘密,别对妈妈说哦!”我点点头,他满足的笑让他看起来像个孩子。

       彼得哥哥说我的眼睛很像爸爸,我觉得爸爸的眼睛更好看,睫毛长长的,眯着眼的时候像含了一块蜜色的糖果。彼得哥哥说是啊,他有世界上最好看的一双眼睛。

        我觉得彼得哥哥的眼睛也很好看,他提到爸爸时眼睛里总是盛满了光。彼得哥哥总会和我说很多爸爸的事。上次哈皮叔叔接他回来时他身上都是伤,他说他很想爸爸。

        我和克林特叔叔家的孩子玩的很好 他们总是喜欢和我抬杠,互相抢小甜饼吃。

        克林特叔叔和班纳叔叔总会在一旁笑着看我们斗嘴。

         班纳叔叔说:“真像你和托尼斗嘴的时候。”

         克林特叔叔深蓝色的眼睛里充满怀念和伤感:“是啊,这时候Nat差不多就要受不了了 给我们一人一个过肩摔。”

        提到娜塔莎阿姨和爸爸他们总是充满伤感和怀念。

        克林特叔叔说爸爸是个小气鬼,死阔佬,一身铜臭味儿,还品味欠佳。总是喜欢金红金红的颜色,性格恶劣,真是糟糕透了,可是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他的眼睛里有泪水,在阳光下像一块宝石,我知道,他和班纳叔叔也很想爸爸。

        我也也想爸爸,他在遥远的地方会不会没人陪他说话,没人陪他做实验,会不会想我和妈妈,会不会想吃小甜饼和甜甜圈。

        我很想他……


    


沙雕短文,颜控老万,不喜勿喷

ec

沙雕短文,私设两人都是普通人

        艾瑞克搬完最后一块砖,活动了一下酸胀的手臂,步行走入一条商业街。

        商业街人声太过嘈杂,艾瑞克不禁皱了皱眉

        “吵死了,现在人们的生活怎么这么闲?”

         没办法,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搬砖工人,不起眼的打扮让他英俊的样貌在人群中不会引起一丁点注意。即使他有一副好皮相,也曾经被富婆追求,但是他对那些搔首弄姿的肥胖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仍然为了一顿晚餐奋斗。

        艾瑞克走进了一家快餐店,点了一份最便宜的快餐。

         快餐店里的电视机正在播放一个男人。艾瑞克望了望四周,他周围的人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视线火热的凝结在男人的脸上。

         他抬起头打量着电视里的男人,长得很好看,一双水淋淋的蓝瞳,让艾瑞克想到了某种可爱的小动物,唇红齿白,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笑意。 

        那男人开口说道:“我们现在正在研究是否有更强大的人类出现……”

        “切。”艾瑞克不屑地想:“还更强大的人类呢!真有更强大的人类出现,我希望他第一个就要拆了金门大桥!”

        “这教授一看就是个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艾瑞克此时心里对这个年轻教授很是不屑,心里已是路转黑,光长的好看,又没什么真本事,年纪轻轻还是教授?现在后门走的这末明目张胆吗?

        艾瑞克快速吃完了快餐,在步行街上走着,盘算着要不要买些水果回去。

        突然,身边跑过一个身材比他矮小的男人,撞在他肩膀上。

        “对不起,你没事吧?”男人开口了,好听的声音包含着歉意。

        艾瑞克低下头与男人相望,瞬间就沉迷在男人的眼睛里。

        天啊,这是怎样一双眼睛啊!蓝的像一片海,他感觉自己将要溺死在其中。

       “没,没事”艾瑞克说道,他不能平复自己剧烈的心跳。

        “我叫查尔斯,查尔斯·泽维尔,你呢?”男人轻轻地笑着,显然他感觉艾瑞克的反应很有趣。

        “艾瑞克。”

         等等,查尔斯·泽维尔,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这不是刚刚电视上的那个教授吗?

        天啊,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好看!

        艾瑞克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爆炸了!

        “艾瑞克,我刚刚撞了你,我请你吃饭吧。”

         查尔斯温柔地笑着,蓝色的眸子亮晶晶的。

         艾瑞克表示对待这样的眼睛你还能说出什么拒绝的话!

        此时的他面上不动声色,心理活动却是

        啊啊啊,他怎么这么好看!!!

        他对我笑了!!!

        他也太好看了吧!可爱,想……

        于是艾瑞克愉快地又去吃饭了……

        两人分别时还互留了联系方式

        艾瑞克表示从此以后他就是查尔斯的死忠粉,而且他从此坚定不移地傍上了富豪,还是貌美如花的那种哦!

      


福华

         Sherlock做了一个梦,他发现自己走在一片白茫茫之中。

        真奇怪,他的思维宫殿可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几乎快停止运转,他看不见周围的情况,他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这种感觉……有点糟糕。

         这就是金鱼们每天头脑里面的状况吗?真是愚蠢透了

          他想到了John, John和那些金鱼不一样,虽然对他来说,金鱼头脑的运转速度都是差不多的,但是John总能给他提供灵感,他有时候真想看看John的小脑袋里面的构造。

         周围的环境开始变了,他看见了John,穿着那件旧夹克,从出租车上下来,举着电话。

         是的,是他在和John打电话。

         他现在距离John非常近,他可以看到John平时隐藏的淡金色长睫毛和泛蓝的瞳孔。

         可是周围人却看不见他,John也看不到他,这感觉糟糕透了。

         该死,他甚至记得John发梢的弧度,柔软的,带着阳光气息的淡金色短发。

         他很怀念这样的John,现在的John总是梳着大背头,发丝也变成了银色。

         为什么之前没有多看看呢?

         他听见John说“NO! Sherlock, No!”

         他听得见John声音里的颤抖。

         可是他当时仍然义无反顾的从天台上跳了下来。

          Sherlock看见了自己黑色的风衣被风吹得鼓起,像一只鹰一样,可是鹰没有飞翔,而是坠落在地面。

         John不可置信的脸就在他面前,他可以看见John眼里的破碎。

          他想抱抱他的John,想说我没死,我回来了,可是他碰不到John,John也听不到他。

         突然,一辆自行车将John撞倒在地。

         他看见John的额角狠狠地磕在地上,他的心抽了一下。

         他看见John挣扎着爬起来,去看自己的尸体。

         他觉得他感受到了John的破碎。

         “Sherlock?Sherlock”

          他醒了,他在221B的沙发上睡着了,是John唤醒了他。

         “oh,shit。Sherlock,你不会又37个小时没吃东西了吧”John在他眼前抱怨着。

         “不,John,是36个小时24分,没到37个小时。”

        Sherlock回答道,他惊讶的发现John老了,这三年,John老了很多。

        他痛恨自己惊人的视力之前为什么没有发现John的额角有一块小小的伤疤。

        “Sherlock,等会,你把客厅收拾一下,我去煎牛排。”John无奈地说道,他并不指望Sherlock会收拾。

        Sherlock站起来给了他小个子的室友一个拥抱。

       John没说话,静静地在他怀里。

       Sherlock的卷发蹭着John的额角。

       Sherlock感觉John变得完整了。

       他自己也变得完整了。